欢迎来中国剧本门户网!剧之创新在于红,红之经营在于本
服务热线:010-85885608
 
项目合作咨询
编剧解答咨询
投稿咨询热线
010-85885608
新注册编剧与投稿作品
猜您可能感兴趣的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剧本 《听风》
小说文集: 《听风》
编辑:红本网   阅读指数:60  发布时间:2004-05-25 09:47:40    收藏此页
关键字:  
  • 会员ID:01
  • 注册时间:
  • 投稿作品:874
  • 会员等级:
一 引子 “我爱你。”风说。 “我爱你……”茹轻声回应着,带来淡淡忧愁,丝丝哀婉,随风而去。 “风”,洁白的裙子飘舞着,“你会回来吗?” 二 迷雾 长长的走廊里,一只只灯在墙壁上投下淡淡的光晕。走廊里显得那样静谧,只是在临街的窗外,偶尔地飞过一两艘公共交通艇。整个城市已陷入了深深的睡梦中。 脚步声从走廊的深处传来——由远及近——声音敲击着地面、墙壁,发出清脆的回音。 “枫!”茹知道自己用走的是赶不上了,便紧跑了几步,赶上并超过了刚才一直走在她前面的那个叫枫的男人,然后猛的转过身,伸开双臂,挡住了他的去路。 一阵小跑使茹的脸上显出微微的红润,她清澈的眸子闪亮着。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枫”,茹开口说,“你这几个月一直在瞒着我做什麽?这几个月你的行为太反常了。就算你不说我也清楚你有事情不想让我知道,如果今天不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茹……”那个叫枫的男人欲言又止,他皱了皱眉头,略微迟疑了一下,低下了头像是在沉思。过了一会儿,又仿佛作下了决定似的抬起头,“你跟我吧。” 长长的走廊中,两个身影无声无息地前行着。茹不禁抬起头,看者眼前那个熟悉的背影,看者那以前和自己曾经是青梅竹马,无话不谈的知己,而如今却形同陌路人的枫,心里一阵疑惑与不安。她极力想回忆起这几个月以来发生的和枫有关的所有事情,以理出个头绪,但却越思忖越不知该从何处下手。 “茹,你能不能来一下我的房间。”四个月前的一个上午,枫走进茹的办室,“我有一样‘东西’让你看!”“别和我开玩笑了”,茹连头都没抬起来,“我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呢。”“求求你啦。”枫两手扶住桌面,俯下身在茹的耳边悄声说道。枫狡黠地发现,他期待的那双明亮的眼睛终于抬了起来。 “我们到了。”枫突然停了下来,利落地打开他身前的一扇门。枫的声音使茹从回忆中惊醒。门后是深不见底的黑暗,只要拨开重重迷雾,穿过黑幕,就能弄清一切。茹这样想着,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门,在茹的身后,关上了。 三 越来越深的水 黑暗,看不清的黑暗,无尽的黑暗。茹觉得自己像是被囚禁在一个小盒子中。那种莫名的恐惧像一块块厚重的墙壁,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她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突然,一只手温柔地搭在她的肩上。“灯十秒钟会自动打开的。”枫似乎看穿了她的心事。像有股暖流,由那只手流入自己的身体,感觉是那样亲切。茹的心也慢慢地平静下来。 十秒钟,可茹觉得这十秒钟犹如永恒般漫长。灯亮了,茹揉了揉被突如其来的灯光刺痛的双眼,静静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简简单单的陈设——一切还是四个月前的老样子。除了他以外,一点儿没有改变。 “来,坐吧。”茹像个孩子一样顺从地坐了下来,看着坐在她面前心事重重地看着自己的枫,茹心里有着许多话要说,但她终于决定还是不开口。因为茹知道,枫会把一切都告诉自己的。 枫很突然地站了起来,“茹”,他从桌子上拿起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朝着茹扬了扬,“你还记得这个吗?” “那不是——”茹几乎脱口而出。四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像图片一样从她的记忆中一一闪过,构成了一幅熟悉的景象。 “茹,你看!”枫递给茹一个黑色的长方体。“这是什麽东西呀?”茹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又把它还给枫。“这是我上次去信息中心搜集资料时,在中心的资料储备库里偶然发现的”,枫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你知道吗?它的历史有700多年了,在它的里面有卷具有磁性的黑色带状物。我研究了一下,认为它是几百年前的人以此为媒介记录某种信息的。”“什麽时候我们的分子物理学家对研究古代史感兴趣了?”茹不禁插了一句。“还不止如此呢!”枫摆了摆手不让她继续说下去,“而且”,枫加重了语气,“我已经将这里面的一部分信息重新再现出来了!”“那这里面究竟记录着些什麽呢?”这下子轮到茹兴奋了。“来听听吧。”枫将那个东西放入了桌子上的一个仪器里,然后将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茹不要出声。 风,放肆在路口。 (这是我抄的范晓萱《风》的歌词) 夜半黑,忧郁的天空。 雨来了,落着满满的痛; 你走了,剩下空空的我。 被风吹坏的伞,破损的梦; 满街奔跑的人,交错寂寞。 心在风中,慢慢跌落。 风,撒野心里头。 夜已黑,迷离的灯火。 话变了,忘了句句承诺; 爱远了,留下种种借口。 被雨打湿的我,失魂的脸; 满街奔跑的人,走着冷漠。 让我藏在雨中,狠狠的泪流。 哭泣的风, 愿能懂得我,不必问什麽; 哭泣的风, 愿吹尽我所有,不必留什麽。 我愿像风,HA…… 让我自由走,没有影踪; 我愿像风,HA…… 让我远远逃到世界的尽头。 风, 我, 风, 风是风。 屋子里静静的,甚至连轻微的喘息声都显得那样刺耳。茹呆坐在那里。她不能相信,她不敢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动听的旋律。茹不知道

本网站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编剧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