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剧本门户网!剧之创新在于红,红之经营在于本
服务热线:010-85885608
 
项目合作咨询
编剧解答咨询
投稿咨询热线
010-85885608
新注册编剧与投稿作品
猜您可能感兴趣的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剧本 《何求奇探险系列之血槎》
小说文集: 《何求奇探险系列之血槎》
编辑:红本网   阅读指数:35  发布时间:2004-07-28 11:39:57    收藏此页
关键字:  
  • 会员ID:01
  • 注册时间:
  • 投稿作品:874
  • 会员等级:
血 槎
  “雨前初见花间蕊,雨后兼无叶里花”,也就是说那些花儿刚刚吐出花骨朵来一场大雨过后,花骨朵被打落了,只剩下满树的叶子,以前在读这首诗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不过也许只有看过这雨后的残春之景,才能领悟其神髓吧。 雨后的清晨,空气格外清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带有泥土的芳草气息,顿时让人神清气爽,精神百倍,虽然空气很好,但天气却很差,黑幕低垂,彻地连天地笼罩着一层层湿漉漉的雾气,在通往河边的林荫小路上,我独自一个人踏着挂满水珠的青草,默默地走着。 其实我并没有清晨起来散步的习惯,只不过是心情还没有从那次经历中平抚过来罢了。虽然还记忆犹新,但经历过那种毛骨悚然的体验后,居然自己还活着,倒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回想当时曾几次处于生死边缘,只要稍有闪失或许早就阴阳相隔了。如今我不仅平安生还,而且活的比以前还好,不,应该说得到了连做梦都没想到的幸福。这一切得归功于那段恐怖的经历。如果没有这次经历,或许我根本就不会结识和我相伴一生的伴侣。 不谁又会想到这次不可思议的经历的起源会是一场梦呢。一场恐怖的噩梦,那梦魇般的恐怖事件,在梦中是那么的真实可怕,现在回想起来还有些不寒而栗,但也是因为这样把我带入了一个目不暇接的离奇冒险的世界。 事情的缘起是这样的。 几个月前的一个周末,本来和几位朋友约好去效游,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却阻碍了行程,只好一个人寂寞地呆在家中,其实下雨天真的很无聊,也不知该做些什么,就随便在书柜中找了本书倒在沙发上看了起来,雨没完没了的下着,而且越下越大,雨点演奏着一曲不规律地节拍,噼噼啪啪的打在窗子上,外面的景物就这样模糊了视线。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竟然睡着了。或许是在做梦吧?眼前曾现一片茂密的树林,四都是参天的松柏,地上有着一层层喧腾的落地松针,林内的光线很昏暗,四外静的可怕,偶尔传来鸟的悲鸣声,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这是什么地方?”我不只一次地问自己,离开这里是我现在仅有的想法。不过林子里的道路荆棘载途很不好走,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还是让我走了出去。 出了林子向西继续前行,走了不远登上一座山坡,一座宏伟的建筑应入眼帘。是座古老的宅院,环视宅院的四周。前面临水,后面依山,周围高垒护宅石墙,墙内树木郁郁葱葱;一缕炊烟袅袅飘在上空,一轮红日正好卡在院子西面的远山上,金色的余晖斜照在这里,仿佛为这座建筑披上一块红绸,美极了。不过让我最感兴趣的则是这座古老的建筑,门没有锁,进了院子也没看到什么人。于是大声地喝了几句,并没有人应答。 虽然明知道不礼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还是大着胆子走了进去,穿过横越十五间房子的长廊,竟然发现院子里种满了奇花异草,清香扑鼻,还有那山石水榭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绢。来到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房内如黄昏般黑暗,脚底下还得当心。地板上堆积了厚厚的尘土。也许年代久远的缘故,白墙都变成了深灰色,有些地方墙皮已经脱落,墙上的裂缝中还长出了一些野草。这难以形容的房间和外面浑然是两个世界。 隔间的门是开着的,前脚刚踏进去,就像钉子一样迈不动腿了。房间里有东西,尽管窗户紧闭,房间里漆黑,但我仍然能看到黑暗中有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在地上游移。我打了个寒战。吓得我想撒腿逃离这时里,的确有些胆怯,但还是抑制住恐惧,内心反复说自己不能自己吓唬自己。 我猛然向那团东西大声喝道:“是谁?谁在那里?” 听到我的喝问,那团东西似在地下爬行。渐渐变大了。可怕的是,居然发出声间。 “救救我,救我” 好像是个老人的声音。 这下我倒不怎么害怕了,只是有些疑惑。我冲进屋,直奔窗前,用力推开窗户,借着窗外射进来的光线,我朝地上的那团东西看去,一看不得了,身体好像被电流击中一般,不住地颤抖。房间中心的地面上摆放着一幅巨大的象棋盘,一个浑身是血的老人躺在那里,发出痛苦的呻吟之声。鲜血已浸满了整幅棋盘,楚河汉界形成一道鲜血屏障,仿佛想阻挡两军厮杀。 这一切让我惊呆了,呆呆地站在那里,老半天说不出话来。 “救命啊”那低弱的声音又一次在耳边响起。 “老人家,您怎么了?” 老人用仅余的一丝气力睁开了双眼,上下打量着我。 “我不行了” “我送你去医院。”说完就要抱起老人,不料被他那双激动的双手紧紧握住了我的胳膊。 “不,没时间了。临死前,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古老的传说,你……一定要好好记住,帮我完成心愿。”这断断续续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一声巨响,顺着声音望去。 “天……天哪!”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地上那些棋子,好像都附予生命一般,一个个鲜活地蹦了起来,发出一阵阵诡异的声音,一点点地向我们围了过来。 也许真的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住了。想要叫,舌根好像打了结,根本发不出声音;想要跑,一双麻木的双腿,已

本网站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编剧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