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剧本门户网!剧之创新在于红,红之经营在于本
服务热线:010-85885608
 
项目合作咨询
编剧解答咨询
投稿咨询热线
010-85885608
新注册编剧与投稿作品
猜您可能感兴趣的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剧本 《遗失的青涩》
小说文集: 《遗失的青涩》
编辑:红本网   阅读指数:58  发布时间:2004-09-15 07:03:15    收藏此页
关键字:  
  • 会员ID:01
  • 注册时间:
  • 投稿作品:874
  • 会员等级:
<遗失的青涩>算起来,我认识他有十几年了,他长得有点像混血儿,是我父母单位一同事的儿子。从小我们住在同一家属楼里。既管后来我们都各自搬了家,但还是搬到了同一住宅区。虽然如此,但在我们真正认识之前,我们相见的次数还不到四次,不算我在自家窗户望见他的时候。只知道对方是父母同事的小孩。
  记得我们第一次比较正式的见面,是在上小学的时候。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中午,我像往常一样,放学后在指定的地方等着家属车来接,因父母单位每天都有指定的家属来接我们上学放学。那天我等了好久,快一点了,我正考虑着要自己坐车回去时,一辆面包车停下在我身旁,这时,后座有人拉开了车门,前座的司机摇下了车窗冲着我喊:“快上车”。我认出那是我父母单位专门接送职工上下班的司机。我便赶紧上了车。当我上车坐好后,司机旁边坐着的一个年龄与我相仿的男孩回过头来冲我说了一句话。我记不清那是什么样的一句话了,只知道那是一句很不友善的话,像是不喜欢我坐他爸爸的车。我一下意识到他是司机的儿子,我没敢出声。回去后,我告诉了妈妈,妈妈则说:“小孩子都这样”。这事过了好几年,我们一直没再碰过面,我甚至从来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唐司机的儿子,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好。
  到了要升中学的那年暑假,母亲单位一位要好的同事家里搞装修,她便趁着暑假让她女儿-玛丽搬到我们家来和我做伴,在还没有搬出家属楼时,我们住楼上楼下,从小就是很要好的朋友。虽然我们是同一级生,但我们从来没有在同一所学校上过学。一天,我们聊着说起小时候的一些玩伴,她偶然问我认不认识唐华?我开始有点摸不着头脑,她便提醒说:“唐司机的儿子”。这时,我脑海里突然闪过小学时候的回忆。原来早已模糊的印象又变得清晰了。我忙回答说:“知道,知道,怎么样?”。后来,我从玛丽口中得知,他们原来一直是同班同学。暑假后将会转学到我们学校,因为我们在同一住宅区。我还知道了他的一个有趣的绰号“糖不了”。这名字是用广东话念的,因为我们是广东人。我刻意把这牢记在心,并等着开学时捉弄捉弄他,最终,我们也因为这个绰号而互相认识。
  到九月开学,我从一个朋友的口中得知他们班里有个叫“唐华”的。我兴奋不已,他就在我的隔壁班。并且就坐在窗户边上。一天下了课,我特意跑到隔壁班的窗户边上冲着他喊了声“糖不了”,完了赶紧往回跑,他开始注意我了。我当时没别的想法,只是想逗他玩。当然还有点报复的心态。我经常没事就会跑过去喊一喊他,小息的时候,偶尔在走廊碰面,甚至上完洗手间经过他窗前的时候,也会这么喊一喊他。一开始,他有些不以为然,不久便开始追着打闹,渐渐地我们越来越熟悉了。但显然他对小学时候的事没有了印象。他一定猜不到那人正是我。我也从来没提及过。我们虽然彼此熟悉了,但毕竟不是同班,很少有聊天说话的机会。但我们之间有一种默契,这种默契来自于我们的父母也都彼此认识。只要我们偶尔碰上,就能像好朋友一样的聊。不会有半点的陌生感。真有点妙不可言,我从来没想象过,曾经给我留下不好印象的人会和我既不同班但又要好的朋友。
  记得一次去广州旅游,那是学校的全级秋游,得在广州过上一夜,那时天很冷,我有点小感冒,所以一点玩的兴致都没有。那天在“世界大观”,同学们自由活动时,我独自坐在一长椅上发愣。不久,唐华离开班级悄悄走到我身旁坐下陪我说话。说着,我的一个好朋友拿着照相机过来说要给我们拍照,我们毫不忌畏地对着镜头微笑,摆出V字型手势。回去后,朋友把照片连底片都给了我,但他从没向我要过照片,我独自收藏了好一段时间,后来我生怕母亲发现,于是把照片剪了,后来干脆把底片也剪了,现在想想,我真后悔当初的举动。
  有一天,又是我们好久没碰面聊天的一天,那天下午他没来上课,快放学时才回到学校。他兴奋地告诉我,他去找林志颖了,他知道我那时挻迷林志颖的。我不停追问。他说在离学校不远的树林子里看到林志颖在那拍古装戏。中午他跑回家拿了照相机,下午与一位同学逃课去了看拍戏,其间还拍了许多照片。当中有他和林志颖的合影。他答应了洗好照片后给我一份。我于是每天期待着。可等了好几天,他都说还没去拿。我看他对此不上心,便提出要帮他去拿。他答应后,我便到照片馆把照片取了。当时我突然有个自私的念头,那时我太迷林志颖了。我不想把这些照片还给唐华。于是我撒了个谎。说照片放在他的抽屉里了。他坚持说没有,我却坚持说有。他一连追问我好几天,我都敷衍带过。后来放完暑假,照片的事儿他没再跟我提过。有好一段日子,我觉得他不怎么理会我了,其实到现在我还想不起来,他后来究竟有没有再和我说过话。好像有,又好像没有。印象好模糊。毕业后,我产没有留下任何通迅方式。有回在路上遇到他,我还假装没看见。这些年来,

本网站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编剧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