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剧本门户网!剧之创新在于红,红之经营在于本
服务热线:010-85885608
 
项目合作咨询
编剧解答咨询
投稿咨询热线
010-85885608
新注册编剧与投稿作品
猜您可能感兴趣的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剧本 《残生忘情志》
小说文集: 《残生忘情志》
编辑:红本网   阅读指数:38  发布时间:2004-09-29 17:44:53    收藏此页
关键字:  
  • 会员ID:01
  • 注册时间:
  • 投稿作品:874
  • 会员等级:
一生何求?却落得残生难度。 独想无情,只使人爱恨纠缠。 怨穹阔青天,万里亦无漂泊所,留身宿命; 叹苍茫黄土,一路可有换酒处,解我愁肠? 前言 人说,大丈夫在世,生有何欢,死亦何惧? 人说,天下事,独情事难解。拔剑快意恩仇,却难剪半丝柔情。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亘古不变之理。 观乎世事百代,古今中外,有多少才子佳人举案齐眉,偕老白头,亦有多少痴男怨女劳燕分飞,遗恨终生。且不说那些史上留名的,就是普通的人也晓得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人存世间,无人能逃脱这个情字。 无情不似多情苦。多情苦,但是无情确是恨。 有人曾说,让人真正记得你的话,那就让他们恨你,恨之入骨。 因为恨之痛,爱之切,爱是情,恨也是情,有时候恨比爱更好,但是做起来很难。 要让人记住,你必须要有个名字。 纪昊,很好的名字,但是再好的名字也只是个记号。 纪昊,很坏的名字,但是在坏的名字也只是个记号。第一章 灾星出世 “先生,太太生了!” 在院子里急得转圈的纪华仁一见到接生婆从房子里出来,就急忙迎了上去。 “是吗?” “是的,是个小少爷。” “哦,我怎么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纪华仁诧异的看着接生婆。 “这……”接生婆面带尴尬的说。
  “怎么了?”纪华仁更加的迷惑。
  “您进去看看?”接生婆回头望了一眼刚才走出来的房间门。
  一听这话,纪华仁急忙奔向房间门,心想:难道是个死婴。这可是我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到现在为止整个纪家这一代的唯一男孩子。我们纪家每代孩子都不少,可是都是单传,到现在已经有五代了。我今年都快30了,好不容易生个孩子,千万别是死婴。
  纪华仁推开房门,快步走到里屋门口挑帘一看,自己的老婆好好的躺着,旁边放着个裹得紧紧的小被褥。
  “老婆,你还好吧?”纪华仁走到床前问道。老婆是他们在没有外人的时候的纪华仁对妻子称呼。
  “我很好,没有什么事。”他老婆抬头看着纪华仁说道。
  “老婆,我在外边怎么没有听见孩子的哭声啊?”纪华仁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个孩子好好的没有其他的状况。”他老婆说道。
  “我看看。”说着话,纪华仁把那个小被褥抱到手里。里面是一个圆乎乎的婴儿脸,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小嘴张着,脸上还挂着神秘诡异的笑容。
  “老婆,这孩子好像在笑。呵呵……”纪华仁满面春风的说道。心里想着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儿子,真的很幸福。
  “什么,孩子在笑?”他老婆惊慌的说。
  “是呀,怎么了?”纪华仁不解的看着老婆。
  “我听说……”他老婆欲言又止。
  “你听说什么?”看到老婆说话的样子,纪华仁追问道。
  “我听说,孩子生下来不哭不好,他现在还笑,怕是更加得不好。”他老婆忐忑的说出来刚才没有说完的话。
  “什么不好?”这个初为人父的纪华仁不由得更加迷惑。
  “好像说是这个孩子是个灾星,克人。”他老婆好像下定决心,咬牙说出这段话。
  “谁说的?”纪华仁一听也不由得有点心惊,虽然不相信有这么邪门,但是心里还是有点相信,因为很多话说出来都是有一定道理的,并不是空穴来风。
  “我又一次上街,在街上一个算命的拦住我说的,说我怀的孩子是个灾星,最好不要生下来。我当时没有听,怕她是要骗钱的。”
  “他凭什么这么说,我们怀的孩子就是灾星,王八蛋!”纪华仁嘴里愤恨骂着,低头看了下怀里的孩子,孩子的脸上仍旧挂着那神秘诡异的笑容。
  “那个算命的还说,这个孩子生下来不会哭,只会笑。你刚才不说孩子在笑,我就把这事给忘了。”他老婆直直的看着纪华仁的脸,眼里布满恐怖。
  听完老婆的话,纪华仁心也不禁一抽,操,不会这么邪吧。
  但是为了安抚老婆的心情,嘴上还是说道:“不用担心,那个人是胡说的,不用相信一个江湖骗子的话。你好好休息,我去给爹妈说一声去。
  “好吧。”他老婆随身答应。

本网站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编剧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