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剧本门户网!剧之创新在于红,红之经营在于本
服务热线:010-85885608
 
项目合作咨询
编剧解答咨询
投稿咨询热线
010-85885608
新注册编剧与投稿作品
猜您可能感兴趣的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剧本 《谁的歌声让人心碎》
小说文集: 《谁的歌声让人心碎》
编辑:红本网   阅读指数:88  发布时间:2004-11-09 13:29:48    收藏此页
关键字:  
  • 会员ID:01
  • 注册时间:
  • 投稿作品:874
  • 会员等级:
主要人物:岳城——某报记者。柳红——妓女。罗小川——广州黑帮老大。胡兵——夜总会歌手林菲——胡兵恋人,夜总会歌手费宝山——广州某公司总经理。《谁的歌声让人心碎》故事梗概 :武汉某报记者岳城因为妻子与社长私通,心灰意冷地来到了南方。到广州的当天晚上他在凤凰夜总会与二十年前的恋人柳红相遇。年老色衰的妓女柳红在中秋节这天杀死了老情人——黑帮老大罗小川。为了救柳红,岳城带着她在迷宫一样的城中村逃亡,同时为她寻找一出生就离散的儿子。二十年前岳城因父亲做生意破产,跑到南方打工,在城中村遇到了同样来南方寻梦的女孩柳红,命运的播弄让他们成为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从小就喜欢唱歌的柳红资助岳城念完大学,同样考上大学却因没钱上不了的她却做了黑帮大哥罗小川的女人,后来沦为妓女。柳红的干儿子——夜总会歌手胡兵的恋人林菲被富商费宝山诱骗做了二奶,为了复仇他发誓要让费宝山一无所有,一直喜欢胡兵的夜总会女老板萧丽也答应帮他。费宝山的女儿小亚爱上了胡兵,可是胡兵要她把费宝山踢出家族企业。内地警察杨杰为了寻找被拐卖的暗恋情人也来到广州,并进了广州警队,他发现凤凰夜总会只是卖淫团伙的“门面”。岳城偶然知道了柳红其实早就“找到了”她和罗小川的儿子,她杀死罗小川只是为了心狠手辣一心想置她于死地的儿子有一个与她不一样的人生。最后,真正的复仇女神浮出水面。柳红的亲生儿子原来并非是江剑。死在江剑枪下的岳城把心脏捐给了有先天性心脏病的胡兵(柳红的儿子)。其实谁是柳红的儿子,也许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岳城那一颗怦怦跳动的心能陪伴着他爱的人度过余下的漫长岁月。作者:戴沙牛,男,1973年生,总在背叛与无望之间狼奔豕突。从事过多种职业,做过杂志及报纸编辑,现居广州。谁的歌声让人心碎戴沙牛第一章 岳城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瞄了一下,他走进落霞村的时间是下午六点钟。这个时候广州的路灯已经都很整齐地亮起了,一眼望过去,蛮美丽的样子。月亮很团也很白,轻俏得近乎透明地斜躺在半空一朵云上面,有点挑逗的意思。月亮还是那枚月亮,但是在岳城的眼眶子里,还是有点不同的,起码,这个时候他就愿意也有点心情抬头望一下她了,准确地说走在珠江大道的心情还是不错的。今晚是个值得人去纪念的日子,二00一年的中秋节,岳城跑到了南方,他如愿以偿。虽然说坐火车是件很不舒服的事,但他这时候就有一种胜利大逃亡的心情,对于这种好心情来说,受那点苦是值得的。从今天晚上开始,一切都应该是新的了,他骗自己说,当然还包括这团月亮,月亮也应该是新的。看到月亮他就想到很多事,而且还很有点气势地叹了口气。岳城浑身上下连毛孔都松了口气。本来他是准备住到杨箕村去的,但是跑去那里一看,发现和二十年前没有两样,很吵人,巷道里头透出一股婊子味来。他就只好跑到落霞来,这个地方他当然就很熟,闭上眼睛也能摸到这里。虽然离武汉远了,他还是能从某处闻到一种让他怒不可遏的气味,这是一种类似于不小心闻到别人上厕所没关门时散发出的恶臭。此时的岳城应该说是一只兔子,逃出了众人目光的陷阱更多的应当是庆幸,一点点小小的愤怒最多只是副产品而已,这算不了什么。岳城是这样一种人——他无疑是个老走背运的人,大学毕业抱着雄心壮志自以为会在武汉三镇混出个人模狗相多几个人晓得他岳城的大名,结果当然就很悲惨的,因为世上有好多事是不以你的意志转移的,你想往东他会叫你往西,你要不拿脚的话就要付出点代价,岳城的代价就是把老婆搞丢了,这话讲公正点应该说是老婆把他当狗屎,跑去跟别人一条心去了。
  活着,我们一心所想的就是为了卫护这点自己比生命还宝贵的狗娘养的尊严,所以我们就有权为自己选一个自己满意的地方,选一些自己乐意于之相处的人。岳城是这样想的,这是岳城一气之下跑到南方的一个主要想法。这个想法他也没跟谁认真讲过。
  二十年前他就来过广东,现在也算是故地重游了。
  当然,他故乡的人们对他的态度绝不会因为他不声不响地溜走而有所改观,他们将一如既往地把他当个笑话拿来做下酒的小菜。他们不会理解岳城,一致认为岳城是个傻×兼可怜虫,在他们眼里,岳城是值得人去同情一下的,这同情的目光应该说是从他老婆曹丽的身上折射过来的,这目光岳城当然消受不了,这些目光在岳城看来就是一个陷阱。老子是不得会往里面跳的,他跟自己讲。
  意想不到的事情总是很多。
  他以为那间小楼不在了,那棵榕树还在那里。村子变了很多,只这小楼所在的这条小巷倒是没变。青石板还是一块块横到小巷的深处。
  跟二十多年前一样,他伸手推开门,门伊呀响了一声,光线还是那种阴暗的调子,房东的脸就如多年前的一样模糊,他不能保证房东还是不是当年的那个,房东也没认真看他,除了房租外。房东语

本网站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编剧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