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剧本门户网!剧之创新在于红,红之经营在于本
服务热线:010-85885608
 
项目合作咨询
编剧解答咨询
投稿咨询热线
010-85885608
新注册编剧与投稿作品
猜您可能感兴趣的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剧本 《水深火热》
小说文集: 《水深火热》
编辑:红本网   阅读指数:71  发布时间:2004-11-10 11:37:20    收藏此页
关键字:  
  • 会员ID:01
  • 注册时间:
  • 投稿作品:874
  • 会员等级:
黎菲是一尊雕像。一尊在杂乱的创作室里即将完成的雕像,在昏暗的光线下能让我振奋崇拜,肃然起敬。而在光亮中则仅仅是个坯子。 和黎菲恋爱整整一年之后,我向她提出结婚的想法,也就是别人说的求婚。可我不喜欢用这个词。结婚本来是两个人的感情基础到达一定程度而对双方做出的承诺,改变生活方式以区别于其他的人际关系。没有谁求谁的问题,也没有谁答应谁的问题。我的概念中求婚总有一种企图不轨的意思。 她欣喜的答应。其实我是言不由衷。就在我们相识(用她的话讲是相恋)一周年的那天,我们大吵了一架。因为什么而吵架我们谁都不记得了。最近这半年来我们总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多数都是原因不明。我只是感觉她越来越霸道不讲道理,而她的解释是我们应该结婚了。言语之中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而更多的是对我希望。我并不是一个不勇于承担责任的人,可面对她却总没有豪言壮语的冲动。在那天吵架之后,我像以往一样首先表示退让,用了以往用过的所有手段,用了过去一年中跟她说过的所有花言巧语,可都无济于事。她坐在电影院的台阶上,晚场的电影刚刚放映完,散场的人群如同美国西部电影里的长镜头一样,三五成群缓慢退场,聊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慢慢消失在夜色中。黎菲低着头,对我吐沫星子横飞的劝说没有丝毫表示,既不妥协也不抵抗。偶尔抬头对经过我们身边的情侣投去钦羡的目光,目光移动到我身上的时候又马上表现出对阶级敌人的仇视,愤然低头不语。当所有人都走光以后,我凑到她身边问她, “你到底想让我怎么着啊?我都赔了半天理了。别弄得我好像对不起全国人民似的。” “……” “你倒是说句话!别让我瞎猜好吗?” 黎菲抬头环视四周,似乎又在寻找携手退场的情侣。 “别找了,这里能成对儿的除了我们就剩下墙角的耗子了。” 她“噗哧”一声笑了,旋而又冷若冰霜, “谁让你气我来着。” “那你也得让我知道什么事儿气你了?我跟犯罪分子似的在这么多人面前哄着你,就差给你跪下了,还不知道到底什么事做错了呢。” “你……你还是没有认错的态度。” “我说我们没什么深仇大恨阶级矛盾吧?什么矛盾也是人民内部的,要秉着治病救人惩前毖后的态度。你说你把我一棒子打死了你能得到什么好处?” “谁说要一棒子打死你了?” “你不打我自己也想给自己一板砖了。打个脑浆迸裂身首异处死无全尸算了。要不结婚以后我也是活受罪。” 我发现黎菲的眼睛烁烁放光,立即就明白了她看着那些情侣的眼神里包含的意思。我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说话声小得跟蚊子叫似的, “我们结婚吧。” 事后我问她是不是早有预谋,早就想把我这个祖国栋梁掠入囊中推为成龙快婿。她说她也就是随便找个貌似梧桐树的残花败柳站住脚罢了。 “那可别委屈了自己。婚姻大事不可儿戏。还是慎重考虑的好。”我尽量从客观的角度劝诫她。 “你后悔了是不是?早知道你那天不是心甘情愿的。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真等登记了就来不及了。”她从堆积如山的请柬中露出闪亮的眼睛看着我。 “别别别,怎么着也不能把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扔在茫茫人海中啊。”我拿出一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豪情。 “德行。” 我渐渐明白了这半年来她无缘无故发脾气的原因,就是因为我迟迟不向她求婚。我跟孙悟空第一次戴上紧箍咒的感觉一样。头半辈子自由自在惯了,没想到出来一个无论如何不像凶神恶煞的人随随便便的掏出金刚圈就把我捆个结结实实。我不止一次的告诫自己要节制忍耐,理由是孙悟空到最后不是也习惯了吗。 那段日子我把一辈子的体力活儿都干了。装修房子,买大件家电,订饭店,发请贴。三天两头往建材市场家电商场跑,同时把一辈子的街都给逛了,也把交通路线做了一次彻底的清查,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想去的地方永远没有直达的车。 黎菲更是乐此不彼,找了一些我从来没听说过的朋友来参谋装修意见。买了一堆据说是印象派的画挂在新房的每个角落,可是我怎么看也留不下一点印象。唯一有印象的是挂在厕所马桶上的那幅,因为我每次小便的时候都要对着它顶礼膜拜。然后浑身一阵颤抖,画上那些横飞竖泻的线条顿时如数飞入脑海里挥之不去。收拾好衣服出来的时候已经俨然一个印象派的资深评论家。 我的求婚后就不会再无休止吵架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大概是那段时间我们都身心疲惫,心火很盛,一点儿小事儿就能吵得天翻地覆。有一次她带几个舞蹈学院的死党到新房参观,把我设计的书房批驳地体无完肤一无是处。我强忍怒火陪着笑脸自嘲, “我充其量也就是一赶上知识分子末班车的俗人,能设计成这样对我来说实属不易了。”她的一个叫李小玲的姐妹倒是还算有人性, “我觉得不错。本来吗,什么品味不品味的,只要自己住着觉得舒服就是好的设计。” 我立即向她投去感激的目光。颇有一种沉冤昭雪的悲壮, “你们看,还是有识货的。

本网站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编剧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