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剧本门户网!剧之创新在于红,红之经营在于本
服务热线:010-85885608
 
项目合作咨询
编剧解答咨询
投稿咨询热线
010-85885608
新注册编剧与投稿作品
猜您可能感兴趣的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剧本 《海市蜃楼》
小说文集: 《海市蜃楼》
编辑:红本网   阅读指数:25  发布时间:2004-11-22 10:03:04    收藏此页
关键字:  
  • 会员ID:01
  • 注册时间:
  • 投稿作品:874
  • 会员等级:
一 迷离失踪一场凶杀案引出一场盗窃案;一组英文字母破译出一个密码;一本账薄揪出一条股市大鳄;知情人神秘死亡;究竟谁是真正的凶手;金钱面前试出人性的善恶。
  王橙走出火车站,心里有点发怵。昨晚在火车上,一直有一种轻飘飘不着地的感觉,她搞不清这奇怪的感觉究竟来自何方,抑或是上火车前打电话找不到表姐她人引起的。表姐做事一向小心, 几天前曾多次打电话催促她到南方来,询问她的行程,临上车前那一天,打电话给表姐时,却找不到她人,一路上拔打她的手机,一直提示关机。房东说:何立慧先天一早匆匆提包出去了,一直没有回来。王橙座位的对面是一对蜜月旅行的情侣,女的脸上新娘妆上的油粉似乎还没有洗尽,一上车,嘴就未曾停过,水果、花生、巧克力、鸡蛋、饮料,在桌子上堆得像座小山一样,忽而吃得只剩一堆瓜壳,那男的又从行李箱中源源不断的拿出,王橙真有点担他们身子会像吹气一样的在她面前忽忽的发胖,除了吃东西,就是相互说软绵绵的情话,或者像做人工呼吸一样的口对口长吻,粘乎乎的如蜜里调了油。这时的北方还是天寒地冻的,火车一过韶关,车上的人就开始一件一件的减衣服。王橙用心里的方位感感觉——火车是一直往南方开去,窗外是黑得象一团化不开的浓雾,车上的人差不多都昏昏的睡着了,服务员偶尔辟里叭啦的推着他的售货车,用千遍一率的腔调一路吆喝,他那吆喝也像那咣当咣当售货车声响一样的刺耳,把各种睡态的乘客从朦胧中惊醒,吆喝声远去后,乘客们又恢复了他们的各种睡姿。王橙却一点睡意也没有,除了对面情侣低声说的嗤嗤的情话,耳中只有火车的轰鸣声,这轰鸣声也像窗外的黑暗一样的无穷无尽,王橙知道,南方的尽头是大海,真有点担心火车这么一路轰鸣下去,会不会一头扎进南方的海里。突然冒出这么荒诞的想法,王橙觉得有点好笑,是不是因为表姐突然失踪心情变得特别的敏感呢?第一次去临港市,那是去年实习期间与同学一起去的,还在表姐家里差不多住上了一个月,在火车上除了觉得兴奋与新奇,其它什么想法都没有。王橙想:心里的陡然升起的担心会不会是大事来临前亲人间的心灵感应?似乎觉得几天前表姐在电话里,就有点闪烁其词,透出一种要发生什么事了的兴奋与焦急。对家人来说,表姐身上有很多谜——她有六年不愿回家。想到这些,王橙心中的担忧就像已经龟裂的墙壁,裂缝迅速扩大。表姐与王橙是一起长大的,姑妈去世后,表姐就一直住在王橙家里,两人一直一个被窝里睡觉,直到表姐来了广东,王橙这几年的学费也都是表姐给的,表姐比她大,小时候就像老母鸡一样的照顾她,虽说表姊妹,两人却比亲姊妹心灵还更相通,所以对心里突然升起的对表姐的担心比担心本身更可怕——难道是预示什么事要发生?也许,人生每一步,就像窗外的一团黑雾一样的难以预测。——可能是与朋友玩得过疯了,忘了王橙要来临港,所以电话找不到人!但手机呢?也有必要关掉吗?以前是二十四小时开通的!王橙努力去往好处想,但这种假设,自己又毫不费力的把它攻破。——表姐不是个粗心的人!王橙要来临港,日期都是她安排的,怎么又会找不到的人了呢?临时有什么急事?但会急得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去年来临港,表姐就安排了车来火车站接,王橙一迈出了火车站的地下出站通道,就找到了表姐去年来接她的位置,抬眼望去,车站没有大的变化,对面去年在建的那栋大厦,现正在拆绿色的围网,上半截露出银色的玻璃幕墙叫嚣它对行人的冷漠,王橙突然觉得,去年在这里呆过一个月的这座城市,对她来说仍是如此的陌生。去年就是在这里,王橙与同学正在四外张望时,表姐坐车从那边来接的,王橙一边想,一边低着头走,突然感觉到额头被猛烈的撞击了一下,马上,近距离看到了一张表情错鄂的男人的脸,心里的怨气一股脑的调动了起来,向那男人瞪眼怒叱道:“不睁着眼走路,乱撞什么!”邵林正在汽车尾箱里往外搬行李,一转身一个女孩额头撞到了他脸颊上,金星四冒,又一记吼声把他喝得昏头转向,晃了一会儿神才想起是那女孩撞到他,正想跟她去理论,从车上走下了一位穿西装长裙的中年妇女,刚才的一撞被她在车窗里看了个明白,笑着说:“邵林,算了,人家是女孩子嘛。漂亮的女孩自然就骄横一点,我们还急着赶广交会呢。”邵林被人撞了,还无故受了他人的训,搬着行李的手停在了空中,自我解嘲的笑了起来。王橙走出几步,突然想起是自己撞了人家,想今天的火气怎么这么大,有点过意不去,回头来看了看那个被她撞得脸颊红红的男人,二十七八岁左右,穿着一件针织的黑色T恤,高高的个子,腰肢显得粗壮有力。王橙叫了辆出租车,来到了一个叫十二坊地方,这里是临港市的城中村,临港是由一边陲小镇发展起来的新城,以前的老村子就成为现在的城中村,现在全是建得密密匝匝的出租屋,所有的房子都一个式样,以实用和面积最大化为最高原则,楼与楼之间靠得太近,抬头望去只能看到一线青天,好在租价便宜,适于长住。七拐八拐来到了表姐住的那幢楼下,还像去年一样,

本网站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编剧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