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剧本门户网!剧之创新在于红,红之经营在于本
服务热线:010-85885608
 
项目合作咨询
编剧解答咨询
投稿咨询热线
010-85885608
新注册编剧与投稿作品
猜您可能感兴趣的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剧本 《游戏规则》
小说文集: 《游戏规则》
编辑:红本网   阅读指数:93  发布时间:2005-07-29 16:26:40    收藏此页
关键字:  
  • 会员ID:01
  • 注册时间:
  • 投稿作品:874
  • 会员等级:

第一卷 作品提要生性幽默风趣而又喜欢帮助别人打官司的王逸凡在一次打官司的过程中得罪了人称得罪不起的孙八婆,他因此失去了升迁的机会,同时女朋友仇玲也离他而去。处于精神低谷的他打算离开是非之地.恰巧他大学时的同学邱委生从广西南宁的大沙田经济开发区向他发出了邀请函,让他到一个跨国公司里任职,他欣然前往。当王逸凡来到大沙田,发现所谓的公司并不存在,只有加盟连锁。一群人在这里如痴、如醉、如狂地搞着所谓的发财事业,各种人等粉墨登场,演绎了一幕幕令人啼笑皆非的悲喜剧。就在王逸凡打算离开大沙田的时候,他的好友、高中时的同学刘芳因思念他而得了早期精神分裂症。刘芳的姐姐刘晔带着妹妹来到了大沙田。他以前的女友仇玲经过详细了解,知道自己误会了王逸凡,也毅然来到了大沙田,希望和王逸凡言归于好。加盟连锁的头头们知道王逸凡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要么就让他为“我”所用,要么就让他永远消失。而王逸凡觉得已经到了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和他人合法权益的时候了。在他们之间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一场血雨腥风拉开了帷幕。RYB红本首页_中国最大的剧本门户网
  作品片段游戏规则(第一卷)施明华1“开门,开门,开门!”“哪个啊?”“你开了门就晓得了!”“这半夜三更的,还让不让人睡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啊哈——,真困呐。”“再不开门我们就砸了!你到底开不开?”“砸?你砸给我看看!难道没有王法了吗?《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休息权,住宅不受侵犯权。如果你们胆敢越雷池一步,小心我到法院去告你们!”“我们再问一句,你到底开不开?”“不开!就是不开!你就是扯破嗓子叫破天,我头可断,血可流,就是不开门!”“他妈的,跟这种酸不拉几的人有什么好商量的?砸!”“对,砸!”“砸!”“砸!”砰!“哎呀,妈呀——!”1999年9月的一天,凌晨4点钟,天刚蒙蒙亮,浓雾像狼烟一样遮天盖地。苏北富城县红光服装厂家属区沉浸在梦幻般的浓雾里。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一群人的吼叫声打破了夜的宁静。许多人走出家门,相互询问着:“发生什么事了?”“好像有一群人在打架哎。”“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是洪水来了还是要地震?”“他做梦还没醒呢,哈哈——!”“哈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快说嘛,别卖关子。”“拿来。”“什么?”“香烟啊。”“不就是香烟嘛,拿去,真是的!”“来,人人有份。嘿嘿,抽烟,抽烟,不抽白不抽,抽了也白抽,哈哈。告诉你吧,呆子,孙八婆带领一群人到武先生家去抄家了。”“真的吗?快去看看!武先生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肯定是要吃大亏的。我们快去劝架。”“要去你自己去,不要连累我。孙八婆,母老虎,谁沾她的边谁倒霉。要不这样,我们推选你当代表,你代表我们去看热闹,有什么新鲜花样及时告诉我们。”“对对对,这个代表可是我们自己选的,不像县里选人大代表,净走过场。”“哈哈,我举双手赞成。”“我也同意!”“同你个大头鬼!谁不晓得你的骨子里安的什么心。孙八婆,惹不起。不过,可苦了武先生了,既骂不过孙八婆,又打不过她,这一顿饱打他是逃不掉了。但我不明白,武先生是个厂医,很少得罪人,这回怎么惹恼了孙八婆?”“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能说。”“还是睡觉好,能养精神。啊哈——,睡觉了。”“睡觉,睡觉。”……王逸凡近来一直心烦意乱。他在南京读完了成人大专,到红光服装厂工作也有三个年头了,一直做孙八婆的副手,当成型车间副主任。他想通过自学考试拿到本科学历,然后出去闯一闯。然而他那已经退休的父母却不同意他这么做,说他已经26岁了,好歹得谈上一门亲事,了却父母的心愿。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或者女大当婚男大当嫁,就像桃子熟了得摘下来一样,是很自然的事。如果等桃子过了时再摘,虽然有的会更甜,但也有烂掉的危险。人们都知道,适时的桃子和过时的桃子其价钱是不一样的。这个小伙子由于过早的脱发,脑门显得特别大。偶尔一阵风迎面吹来,他便迫不及待地伸手压住头发,仿佛那一小撮头发下面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就像一幅藏宝图一样不能轻易示人。一副500度的近视眼镜把他那高高的鼻梁压出了凹痕,像一个倒写的“U”。他的单人宿舍在厂区里面,靠近后门口,那是他的独立王国,其特色是脏衣服随处可见,空气里弥漫着脚臭味。晚上,他回到宿舍,拉亮电灯,又把它拉灭,静静地站了一会,再把电灯拉亮,自言自语地说:“看一会儿书吧。”他走到写字台前,打开台灯,翻开《逻辑思想史》阅读起来。可是,他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母亲的话又在他的耳边回响:“该正正经经地谈对象了,不管对方的家庭条件怎么样,只要人品说得过去就行。”他放下书,关掉台灯,在屋里来回踱着方步。其实他的心里想着一个人,她叫仇玲。但他不知道仇玲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和仇玲的关系若即若离,就像动物园里同处一室的雄性孔雀和雌性锦鸡,虽然靠得很近,双方都有微妙的意思表示,但总是亲近不起来。半年前,仇玲从红艺服装厂调到红光服装厂。她的到来就像平静的湖面扔进了一块

本网站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编剧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