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中国剧本门户网!剧之创新在于红,红之经营在于本
服务热线:010-85885608
 
项目合作咨询
编剧解答咨询
投稿咨询热线
010-85885608
新注册编剧与投稿作品
猜您可能感兴趣的剧本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剧本 《楼外山》
小说文集: 《楼外山》
编辑:红本网   阅读指数:71  发布时间:2005-07-26 10:55:12    收藏此页
关键字:  
  • 会员ID:01
  • 注册时间:
  • 投稿作品:874
  • 会员等级:

楼 外 山7EA红本首页_中国最大的剧本门户网
  老 弦 著7EA红本首页_中国最大的剧本门户网
  题 记7EA红本首页_中国最大的剧本门户网
  当山外的人们已经进入网络信息时代,当工业现代化、城镇化已经成为全国发展重心,朴实而古老的楼外山人却依然生活在封闭的山旮旯里,依然固执地活在自己的童话里,依然过着“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日子。在他们眼里,楼外山,就是整个世界,山外的热闹只属于山外的人,与楼外山人永远不会联系到一起,而“侵入”楼外山的一切,都注定将经历凤凰涅磐般的磨难…… 一  胡也终于回到了阔别十多年的故乡楼外山。  胡也是独自回来的。虽然离开家乡这十多年里,他不仅成了省城赫赫有名的作家,也娶了个如花似玉的妻子、生了个聪明伶俐的儿子,但他这次拖延了多年的探亲却只是一个人回来。两天前,当胡也接到娘病危的电报时,他来不及细想,就匆匆上路了。  胡也从省城坐了两天汽车,在乡汽车站下车时也就是下午二、三点钟的样子,进山后翻了几座岭,太阳就躲到了山后面。  正是深秋时节,山里的季节树已经开始纷纷落叶。山道旁的枫叶被秋风染得火红,在瑟瑟凉风中扑漱漱落下,在狭窄的山道上铺了层暗红色的地毯。胡也走在山道上,听着脚下落叶被踩踏的沙沙声,心里就有了一种暖融融的感觉。山脚山坳处,零星地散落着一些水田和旱地,水田里的稻子已经收完,剩下枯黄的稻杆散落在田梗上;旱地里却还有些待收的红薯、粟米之类。暮色中,散落在山脚山腰的几户人家的瓦屋顶上正袅袅升起几缕炊烟。一只老黄狗远远地看见了胡也,冲出屋对着他吠叫着,引出此起彼伏的狗吠声。接着,主妇骂狗的声音传了出来,在山的碰撞下传出缕缕回音。  终于回到自己日夜思念的故乡了。眼前的这一切,胡也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胡也这时也有了一种怯生生的感觉。毕竟离开故乡有十多年了,十多年可以改变许多事情。十二年前,自己一怒之下背井离乡,曾立下重誓,不混出个人样不回来,现在自己总算也成了名人,可回来就真的能寻找到那份失落、寻找到那份心理的平衡么?  十二年来,自己无时无刻不思念着家乡,特别是那段在省城受尽折磨的艰难日子,他几乎想悔掉自己的誓言,投回故乡的怀抱。但他终究挺住了。胡也想,如果当时真的跑了回来,那这一辈子就得在这山沟沟里打发了。胡也在省城有了名气和地位后,给家里写过信,告诉爹娘自己总算混出点名堂了。娘却回信说不管他混出什么名堂,她只想让他回来,她只想要自己的儿子。  想起这些,胡也心里就酸酸的。这次回来前,省文联领导本来打算安排他去塞外采风,他也很想去看看自己向往已久的塞外风光,但爹打电报来说娘病危,希望他回来能见上最后一面。娘啊,你可要坚持住,你的儿子回来了,你要坚持住啊,胡也心里默默说着,眼睛不觉有些湿润了。  胡也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在蜿蜒的山路上走着,远远地听见山弯弯里有人唱着苍凉的小调。虽然唱歌人是付破锣嗓子,但音韵悠然,抑扬起伏颇有规则,是典型的云山小调。胡也听着这调子,觉得十分亲切,侧耳细听,却听出了歌词只有四句:山高不见那个树哎,林深遮了那个路也。官昏黑了那个天哟,民昏难活这口命哩。  随着歌声,山后转出一个衣衫褴缕、头发凌乱的老汉。老汉左手牵着一头老迈的黄牯,右手拿了把二胡,嘴里却悠悠地唱着。远远看见胡也,就住了歌声,用手在额前搭了个凉棚,向胡也这边张望着。  胡也依稀还能认出那老汉是木生叔,就远远地同他打招呼,叫木生叔好兴致哟,唱的山歌越发好听了。  木生叔却慌了脸,喊道:“你不是那跑出去了的三伢子么,怎么又回来了?哎呀,造反派来了,快跑呀,快跑呀!”自己倒连老黄牯也不要了,猫了腰就往山上的树林子里钻,一闪就不见了。  胡也心里觉得好笑,胡三伢子是自己的小名,离开故乡这么多年,自己早把它忘掉了,这时从木生叔嘴中听见,却也有一种别样的亲切感。  这木生叔是他的远房堂叔,曾经是这片山中最叫得响的篾匠,也是方圆几十里山歌唱得最好的男人。他的手艺活远近闻名,连山外人家也常上门请他打竹器。文革期间,一次在一户人家里打竹器,多喝了几碗红薯酒,回家时醉眼朦胧,用砍刀砍了贴在大门上的领袖像几刀,被邻居发现了,就举报了乡里,结果,木生叔就成了反革命。县公安局多次来人调查他阴谋伤害伟大领袖的事,造反派也经常来开他的批斗会。后来没能查出更深层的问题,就给他判了十五年监禁,直到八十年代初才被平反释放。出来后,他才知道婆娘在他入狱后不久,带着两个伢子远走他乡,另嫁他人了。以后,他就常疯疯癫癫地,再也干不了竹器活,每天四处游荡,唱着凄凉的山歌。本来他的嗓子十二分的动听,但据说坐牢时牢头嫌他整天唱歌,扰乱了监狱的正常秩序,就给他强行灌了辣椒水,以后他就成了破锣嗓子。  胡也正想着,忽然听见背后有脚步声。回过头,却见一个人正挑了一担红薯走过来。那人见胡也回头,就立定了,双眼定定地望着他。胡也细看,认出了那是自己的堂

本网站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编剧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